永远记得有次妹妹对我大吼:「不是我太慢,是妳太快」

每次跟家长聊到内向小孩,一定会有人提问:「要怎幺鼓励内向的小孩,才可以让他比较……?」这句话的后面可以接「勇敢」「开朗」「积极」,或是任何家长希望改变的方向,但不论是哪个词,都让人感觉当个内向小孩,人生注定有些灰暗。

事实上并非如此,他们的人生之所以感到灰暗,说不定正是我们这些外向人造成的。回想一下讚美孩子的内容,有没有任何是他行为背后的初衷?而不是因为他做了哪些「有进步」的事?每个孩子都需要鼓励,不分个性内外向;每个人也都需要得到肯定,无关乎年纪大小。正向的言行互动能提升人的自我价值感、产生正向循环的力量。内向小孩并没有比较特别,只是我们鼓励别人的「招式」,绝大多数都是外向者会喜爱的方式,比如说:「你想不想去玩这个?你看大家都玩得很高兴耶!」「我觉得你画得很棒耶,要不要参加学校比赛?」

这些看似鼓励或讚美的话,就像开车开错方向,油门加速得再快、再卖力也只是离目标愈来愈远,内向者听来不仅觉得无关痛痒,甚至有可能因此感到不胜其扰。反而会因为感受到过度期待而更显畏缩:「原来妈妈想要我玩这个,但我不想跟大家一起玩游戏怎幺办?」「去参加比赛要是没得名怎幺办?比赛题目要是我不会画怎幺办?」内向孩子就像含羞草一样,稍稍碰触就急忙闭合起来,好不容易开启的话题又瞬间冷却。叫我们做父母的该如何是好?

以我自身经验来说,几次下来后,我试着重新调整视角、放慢速度,仔细在生活里观察妹妹「原本的样子」,明确表达对她的欣赏和疼爱,这一切才突然有了惊人的转变。

一向不喜欢引人注意的内向者,任何动作都很低调,即使是为他人付出也不着痕迹。我这个当妈妈的喜欢换包包,但是里面的小东西像是护唇膏、面纸常常忘了一起换,只是也从来没缺过,一直都用得很顺手,直到有天突然惊觉怎幺面纸都用不完?才知道原来是妹妹默默观察后,因为了解我迷糊的程度,会细心地定期在不同包包里补齐面纸。

她把每个家人的喜好记在心上,跟着爸爸出门採买生活用品,彷彿脑中有个云端资料库一样,精準地补齐各自常买的品牌和口味;再大一点,知道妈妈出门常常丢三落四,便主动补位的拿钥匙、询问妈妈手机带了没;妈妈一两次忘了带钱包之后,她随身也都会放些零钱在身上了。

你也曾经得到这样的照顾吗?或许你的孩子会主动帮忙提东西、在你生病时惦记着你、关怀着你?提醒你吃药?当下让你觉得感动的每一刻,你都有对孩子亲口说出自己的感受吗?

内向孩子有重视承诺的一面,既不希望自己食言,又不知道该怎幺办;再加上容易负面思考、尽往坏处想,可以想像他们心中巨大的压力。

愿意接受压力不代表有「抗压性」,过大压力对身心发展无益,但适当压力却能转换为成长动力,这中间的差异便是懂得将压力拆解成具体任务,透过逐步达成阶段性目标降低压力带来的焦虑,进而完成最后的任务。

以上台说话为例,我们鉅细靡遗地一一列下上台前该有的準备工作,从找资料、分段写稿、分段背稿、整篇顺稿默背、加上简单动作、走位,每一个小步骤搭配时间做成表格,把小小的「目标」视觉化,孩子知道怎幺努力,就能把注意力放在完成每件事情上,而不只是凭空想像徒增恐惧感。

安排进度表时一定要拉长準备期,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有「检查点」,以防进度落后造成另一种挫败焦虑。年纪小的孩子还无法自行拆解各项任务,非常需要大人一起讨论引导,正如前面所言,一旦进入任务执行,更能发挥内向孩子自律、重承诺的特质,让他们从中再次肯定自己的本质。

还记得金城武那支脍炙人口的广告词:「世界愈快,心则慢」吗?花莲凤林小镇也以「慢食」(slow food)与「慢活」(slow living)的条件通过审查,成为国际慢城组织(Cittaslow International)会员。刻意的「慢」对应日常生活加紧步伐的「快」,彷彿警醒着我们愈做不到的事,就会愈容易引起广大的共鸣,想想我们内心真的充满矛盾。

这种个人与群体节奏的矛盾也延伸到生活和教养里:我们明知道需要花时间等待孩子成长、需要给孩子时间摸索,但又偏偏「等不及」的出言指导、插手协助,各种明的暗的引导,就是巴不得孩子尽快适应环境、完成我们认为该有的进度。

当心思细腻、言行谨慎的内向者,处在什幺都想有效率、快速省时间的社会里,高速运转的结果就像颗快速耗电的电池,一下子就消耗殆尽,别人不是以为这颗电池有问题,就是认为这颗电池应该被淘汰,直接换颗新的「比较快」。

但说真的,内向者到底有多「慢」呢?我永远记得有一次妹妹对我大吼:「不是我太慢,是妳太快!」当头棒喝!对啊,为什幺不是检讨是否是我太快,而是检讨她能不能再更快?当时我们母女俩就像日本综艺节目里的红白大对决,一边守护慢的意义、一边彰显快的价值;「快」与「慢」本来就是相对的概念,只有「时间」才是客观的绝对值,所以我们决定用计时器互相记录生活的争执点,再来讨论谁太快谁太慢的问题,结果如何呢?吃晚饭二十分钟、洗澡约十五分钟、刷牙最快三分钟、写功课看状况,平均大概一小时内结束……。我看着这纪录说不出话来,从客观看来一切都很合理,为什幺我会觉得她慢呢?

妹妹在一旁慢条斯理地开口:「妈妈我跟妳说,妳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变慢、妳写稿写不出来的时候我会变慢、还有妳想睡觉的时候我也会变慢……。还有其实我都知道每天要做什幺,可是妳每次都会事先提醒我,这样就变成好像我很慢、或者都是妳说了我才做的感觉。妳太快提醒了啦,等我忘了再说嘛。」

是啊,似乎是我自找麻烦。如果我不急不赶,就不会忽略孩子的自律,而认为都是我一再提醒;如果我不急不赶,就不会忽略孩子正用自己的节奏完成事情;

「妳说的没错,是我太快,太快的后果就是看不见妳的好了,对吗?」

另一方面,即使我不得不承认妹妹是个极为自律的孩子,她的「慢」还是展现在其他地方:比如对他人建立信任感的时间、某些新领域的学习,或是对任何变动的调适,相对来说,她都需要更多时间。

外向的孩子活泼大方、不吝于表达,但对内向的孩子来说,仅仅是练习开口,可能就要想方设法、练个一两年后,才敢与人眼神接触,并自然地开口说谢谢;光是不怕眼睛被水弄溼、洗澡时头脸碰水不害怕,前前后后也花了三年的时间来适应;更不用提教她一两年的众多学校、才艺班老师,在她心里真正信任的也只有一位而已;还有伴随学校生活而来的同侪人际关係,好不容易看似发展顺利的时候,又因纷沓而来的种种评价感到挫折,而回到原点。

若用「速度」作为评估指标,恐怕这就是别人眼中标準适应力不太好的小孩。我们通常没有耐心细看他们在「蘑菇」什幺,甚至会认为他们的烦恼都是庸人自扰,而急忙献上各种策略、方法,想「拉他们一把」。然而若把这个「慢」当成「酿」,就能发现内向者正透过这些「蘑菇」的过程,展开「认识自己」的探索之旅。

因为谨慎,他们体会过无数次恐惧时刻;因为不善于说不、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硬着头皮上场;因为感受细腻、他们每天都在跟别人的眼光打仗;因为不想吸引别人注意、他们随时都得想办法让自己更低调……。若我们能陪着孩子正视这些时刻,就能培养出极具优势的能力和韧性。体会过无数次恐惧时刻,因此知道如何安抚自己的心;经历过无数次的硬着头皮上场,因此学到如何控制自己的恐惧;每天都在跟别人的眼光打仗,因此学会活得自在;随时都得想办法让自己更安全,因此更习于观察和思考……。

只要我们懂得「慢」的意义,就不会认为只有快才是唯一价值,当内向孩子独处时,那是他们稳定内心的重要时刻;那些「混乱又丰富」的各种思绪,给他们带来认识自己的重要礼物;这些看不到、无法评量的抽象能力,才是我们寻寻觅觅想要找到的独一无二。

想要「酿」出一瓶好酒,时间绝对是关键因素,等待是必要的功课,我们绝对不会嫌太慢的,不是吗?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